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漾

本博客主要用于发表个人原创作品和记载个人生活,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

 
 
 

日志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2014-04-27 01:18:55|  分类: 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10. 隐逸理坑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去往理坑的路上,静谧。树木夹道而立,天空碧蓝,仿佛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其实,这一天是元日,新年的第一天,最冷的日子。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道路随车轮蜿蜒不绝。不时地,某一个转弯之后,会有白墙黑瓦的村落闯入眼帘。这也是南方乡村特有的景致。

不知是导航错误还是因了这类似的屋舍,我们走错了路,在其它的村庄询了路才绕回来。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过了沱口,一路进山,车道窄得不够错车。阳光猛烈,在山道盘旋中忽明忽暗,闪花了眼睛。猛地转了个弯,路边的山壁上结满了大冰柱。正是午后两点时分,一些冰柱融化后碎裂在山路上,摩托车都小心翼翼地下来推着走。退是不能退了,s硬着头皮慢慢开车过去,揪心。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24km的路因为走错开了近1h,山路尽头,终于看到理坑村。

理坑门票并不包含在婺源一卡通的大门票之内,60/人,还是比较贵的。买票的时候村中的大姐极力要我们请她做导游,10元。其实主要是带我们走了一遍村中的古宅,理坑的巷子像迷宫,没有她我们还真是找不到北。

过了村口的廊桥,远远看见沿河而建的屋舍时,心里有些凉凉的。这么远来到这偏僻的山中,所见竟只是平淡无奇的村落。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理坑建于南宋(11271279年),又称理源,鼎盛于明清时期。

同之前观览的村落一样,河水静默,在洗菜浣衣的阿婆、少妇手中开出一朵朵涟漪。水波漾开之处,古旧的房舍被波纹撕扯拉裂,摇摇欲坠。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陈旧不止是第一印象。看上去毫无保护和修缮的“司马第”,主人是清代顺治年间兵部司马余维枢。阳光将檐顶的两匹小兽投影在泛黄的墙面,除了木框的窗户和两根横拉的电线,一切恍如隔日。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四方的天井,歇山檐曾经汇聚经年雨水,滴落或者倾泻。而今只能看到一截旧墙。千年之后,我以同样的角度,与时间长河湮没的某个人,是不是相同的慨叹。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路过的巷子里,青石、柴草胡乱堆放,劈了一半的木头,扔在地上的两柄拖把,仿佛这才是村子最真实的一面,混乱,无序。却又恰恰明证了村民的漫不经心,对于我们眼中瑰宝般的历史遗迹,于他们而言,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明天启年间吏部尚书余懋衡的天官上卿第,青砖斑驳,几乎辨不清原有的花纹绘饰。明代不设宰相,吏部为六部之首。这样简朴青灰的老屋,很难想象是位居权贵的高官归隐之所。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天井里靠墙摆着一口大缸,屋内陈设简陋,足以证明其清官之名。退隐至此,孤陋偏僻,是坐在这里听雨声么?在漫长的雨季里,雨点滴落,雨水漫溢至缸沿,会不会感慨官场沉浮世事难辨?而不下雨的季节里,日子又会不会太过平静落寞?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其实天官上卿第还算保存完整,“小姐楼”可没这么幸运。完全熏黑几乎看不出原样的白墙,电线毫不无章法地横过。时间浸染了历史,一切便都模糊不清。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美人靠却还残留在那里。当年禁囿于此的那位富家小姐,每日与外界的交流仅凭于此。阳光在美人靠上滑过大大的弧度,一天便消磨而去。我仿佛能够体味那种如同被世事遗弃的忧伤,正如现今被遗弃的阁楼,残损之后,只剩时间荒废的霉尘。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明万历年间户部右侍郎、工部尚书余懋学的尚书第,也不过空余三个古旧大字。据说其为婺源特产荷包红鲤鱼的引入者。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清代道光年间茶商余显辉的诒裕堂,室内的木雕还算保护完善。亭台楼阁,人物花鸟,透过天井的缕缕阳光,暗褐的陈旧中寻得出原有的堂皇模样。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崇德堂建于清嘉庆年间,门楼为典型的商字形。主人余启官先商后儒再官,门楼的一对旗杆石墩还在,白墙却已黄黑不堪。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步入堂屋,时间打磨过的桌凳微微发亮。一切都是旧的,只有那幅介绍理坑的宣传画还算新一些。也许对于这样偏僻的小山村来说,旅游发展的观念还未完全深植人心。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村中还保留着太平天国时期的水车。可更吸引我的却是一小片空场地上横七竖八的晒架,辨不清连通与相交的竹竿,就像这个小村一样,迷宫似的巷陌,串起一座座归隐旧居,仿佛串起浩瀚繁杂的一段段历史,于我们匆匆的脚步中疾驰而过。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这段历史整理出来,竟是相当可观。几百年间,理坑这偏僻山村辉煌不断,先后出过尚书余懋衡,大理寺正卿余启元,司马余维枢,知府余自怡等七品以上官宦36人,进士16人,文人学士92人。著作达333582卷之多,其中578卷被列入《四库全书》。明清官宅约120余幢。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由此可见理坑人世代流传的勤学苦读之风。或许正是因为理坑的偏居一隅,不易受到外界或通商往来或兵武争斗的打扰,可以毫无影响地于清风明月间读书作学,亦或享受田园之乐。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田园之乐在山水之间,也在酒肆醇香里。婺酒、桃花酒、青梅酒,听听名字便足以将想象置于美景饕餮之中。尝了一口青梅酒,清甜微酸的味道滑过唇齿间,一小股热意上涌,犹如拂过微醺的春风。这大概是婺源的另一种真实体味。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藉此我们得以见到阳光倾洒、鸡犬相闻、酒酣耳热的真实村落。仿佛数百年都未曾改变,一样的村落,代代相传的村民。行走街巷,不经意间便找到无数的历史痕迹。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穿过巷陌的风呼呼吹了多少年,青石板铺就的小径上,绿茸茸的苔藓大概知道,浸黑的砖墙也大概知道。而我第一次,以这样均匀呼吸的方式,感知除雪山大河草原之外的壮观。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是的,这样的壮观不在眼睛能够观赏的范围,抛开距离的真实,它是时间与追溯甚至想象的结合。大美不言,一切深藏在丝丝缕缕、深深浅浅的寻踪觅迹里。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晒太阳的老人在竹椅上打盹,村妇闲谈,孩童嬉戏。在最寻常的村落即景中,我开始窥探到那些归隐者的一部分思想。他们的内心里,选择隐逸该是自省,是练达,是返璞归真后的一份安宁。又或者只是缘于眷顾,深深地,无法自拔地,与土地有关,与河水有关,与血液有关,也与传承多年的文化有关。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时光飞逝,岁月无痕。在归家者的轻快步履中,忽然洞察这一爿旧居之所以美好,是血脉传承的平和安宁,是知书知礼的隐遁超逸,是对家园的眷恋热爱,更是文明得以延续的根基。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田垄之上,远山在斜阳的映照下遥远又亲近。辉耀的菜蔬仿佛透漏了土地长青不老的秘密。只要种下种子,实物或者精神,梦就会发芽。

土黄色的道路一直延伸到外界,几百年前它们也许还不够宽阔,却承载了近百位学子的求学报国梦。尽管后来他们大多卸职归隐,回囿于此,却已将无数个梦留在了京城繁华之中。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繁华过后的生活也许清寂,但更透彻真实。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的文人,经历一世的浮沉浪涌之后,大抵依着一脉相承的秉性回归乡野自然的故乡,寻求平和、深远、沉静、隐逸。

 


冬日婺源—10.隐逸理坑 - 青漾 - 青漾

在故乡,一切经历如同鉴照。凭水而居,净化心灵,放达精神。沉淀积累,著书立说,警示后人。故乡遂成为一代代理学学子的精神摇篮。

追根溯源,这里永不会是我的故乡。但我明白,在婺源,在山水河流、田野老屋的奇妙组合下,这里永远是文人思想弥漫的精神家园。似曾相识,又恍然陌生,记忆深处的那一根线始终牵引着我,抵达心魂牵念的一方土地,古老而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