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漾

本博客主要用于发表个人原创作品和记载个人生活,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

 
 
 

日志

 
 

甘南梦—16.第五日 米拉日巴佛阁  

2012-05-13 00:23:03|  分类: 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 第五日  米拉日巴佛阁


早上5:40起床,困倦不堪。天冷,水凉,冻得牙齿打颤。去隔壁叫了昨日和我们一同包车的女孩,她回兰州。6点,小旅社的老板娘给我们开了院门,祝我们一路平安。

小镇当然还没有醒。溪水依旧漫在路中间,汩汩流着。天空中云朵万千,聚拢在一起遮挡阳光。空气清新冽肺,我们大口呼吸,但愿多保留一丝纯净。

6:30的早班车,郎木寺至合作。车里已经坐了一多半人,不一会就满了。当地人与旅行者混杂而坐。是不能开窗的中型宇通,空气浑浊,有着还不习惯的酥油味。过道里也用小凳盛满了人。S拉上头巾,又沉沉睡去。

别离的情绪让我清醒。总想多看一眼,再看一眼。心知再见已难。安宁美丽的小镇只能成为心底挥之不去的思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车厢里人多不透气,很快玻璃上就朦胧了。拿了纸巾擦拭出一小方通透,看看外面正美丽着的世界。不停地擦,纸巾一会儿就湿透了。热气汇聚成水流,顺着擦痕流入窗底的凹槽。像是离别的眼泪,止不住。

云依旧很低,压得早晨透不出阳光来。山丘上的草地被昨夜的大雨洗得透亮,像青苹果一样泛着青翠欲滴的鲜嫩。仿佛一夜之后,春天又回来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山岚自山岗间升起,雾气缭绕,如同仙境。仙女将薄纱忘在山间,而纱的灵气促使它缓慢向上,一点点回返空中。我们看得呆了,牛羊却不把它当回事,自顾地在仙境里吃草。黑色镶嵌在翠绿上,好像谁在碧波的湖面投下黑色的石子,生动有趣。

 

 


S的右前方坐着藏族女子,穿了传统的民族服饰。上车的时候,看到她腰间宽而美丽的腰带和腕上的镯子,都镶了大块的藏银。薄纱蒙了脸,看不到样貌。带了两、三岁的孩子,大大的眼睛,圆脸,一路安静,没有哭闹。

车刚出郎木寺不久,见到对面路边翻倒的车子。中型面包,侧翻在路边的草地上。应是昨夜的暴雨所致。又过了没多久,看到又一起车祸的残留。黑色的小车胡乱停在路上,车前面已经凹进去好大一块。有些惴惴不安。昨夜,我们就在这样的大雨中行进。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车过玛曲县城,雾气渐薄。蓝天费劲地挤出一块缝隙,让阳光回来透透气。露水渐减,草原又回复深浅浓淡的绿。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又见毡房,又见牛羊,又见早起在房前屋后或是白塔边转经的人们。始终相信,信仰使人澄明。

不是看透,也不是盲目。因为有所相信,内心便再无揣测和不安。一颗心安然平静,因此澄明。

而我没有信仰。

这是否能够解释我的混沌,解释我面对梦想的踯躅。我始终不够坚定。只在夜里的某个时候,对着梦想的背影悲戚。

 


 

到合作还不到十点。从汽车南站下车,搭公交车去汽车北站。合作是甘南州的首府,相对夏河和郎木寺来说要大得多,有了城市的味道。想在北站买十二点多去兰州的票,中间这段时间可以参观米拉日巴佛阁,不想这里的车站并不预售车票。

以为佛阁不远,背了包走路去,却怎么也看不到佛阁的影子。问了路才知道还有段距离,于是又搭车。这里的人们依旧很好,热情友善地指路。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下车看到的是围绕佛阁院墙外的转经长廊,有年长的藏族妇女在转经。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走过一段转经长廊,便是米拉日巴佛阁的大门。大门的红柱不仅在时间的磨砺下丢失一些色泽,竟还残留一些纸质张贴过后的痕迹,看了不免心疼。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佛阁的第一重大门上写着“安多合作寺院米拉日巴佛阁”,红色和黄色为主导,重重叠叠的雕刻,绚丽而富有宗教色彩。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跨进大门,院子两边的围墙对称开了带檐棚的小小门廊。有裹了被子的老人,也有正磕长头的妇女。温差很大,我不知道他们晚上是怎么过的,没有床,只有冰冷的水泥地和黑黑的被子。虔诚付出的代价,不是我所能想象。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第二重门要小一些,像是围了佛阁一圈的围墙的唯一出口。古旧的大门,漆已经斑驳脱落,露出木头的本色。龙头铸的门环上系着五色经幡。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第三重门则更为简陋些,迈步进去,佛阁终于完整地展现在眼前。

方方正正的楼阁,朱红的颜色,每一层的窗户上有着短短垂下的白帘。需要仰视。尽管见过许多高大的建筑,仍觉得佛阁具有巍峨的气势。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米拉日巴佛阁的全称是“安多合作米拉日巴九层佛阁”,当地人称“九层阁”。始建于清乾隆四十二年,文革被毁后,重建于19885月。当然是为了纪念米拉日巴而修建的佛阁,米拉日巴是藏传佛教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一位大师,印度和尼泊尔曾为他的一生拍了部电影。据说他以歌唱教授门徒,对藏族诗歌发展产生影响。

佛阁有九层,据说每一层都记叙了一个佛教的经典人物和故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没有进去。今天没有卖票,应当不是对外开放的日子。有藏民脱了鞋,迈过正中小门的门槛进入。我们没有,甚至没有探头好奇地看个究竟。不只是因为我没有佛教信仰,也不只是我们这一路参观过太多的寺庙和殿堂。我只是忽然感触于藏民环绕寺庙、白塔、殿堂转经,虔诚朝拜的那颗心。佛不是用来瞻观的,是的,佛应当在心中,在诸事平和、一心向善、无欲无求的心中。而我如果冒昧,该是多么令人嫌恶的行为。

我只在门口,或者我只配在门口,仔细端详仰视。那些历经岁月和历史的文化瑰宝,在蓝天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佛阁最下层除了正门的三面都是转经廊。不同于大门外的木制朱红印花经筒,这里用的是铜制雕花的。灿黄的颜色,泛着晃眼的光。

我喜欢看一字排开的转经筒,长廊的红柱也交相错叠起来,像看到无数重的过往,分割得那么整齐,让我的眼睛也重叠朦胧起来。有人转经而过,经筒吱吱呀呀旋转的声音和转经人口中的呢喃混合在一起飘过来,陌生又熟悉,仿佛远古而来的呼唤,唤我的心灵,回家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煨桑炉依旧青烟袅袅,风马散落在桑炉边上。而我们,就要离开。这古老原始又自然无边的寺院、信仰、景致和生活,只能深深刻下。如同贮藏的美酒,昏沉和厌倦的时刻浅尝一口,唤醒一些身为人类的美好和勇气。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佛阁的西侧是连缀的寺院,在开阔和缓的山坡之上。小城市的清静一隅,田园般散落。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佛阁院子里的窗台上、围墙上不时会发现刻了藏文的玛尼石,大多是六字真言或者祈保平安。平平的石板面,刻字很漂亮,像幅画。还有一种像小金子塔形状的,泥巴做的,不知该叫什么,也放在那里。淡黄偏点粉色的土,大概是烧制的,周身花纹。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离开米拉日巴佛阁,我们坐车到市内较为繁华的地方。有一条街一侧的门面房是两层雕花木制的,褪了色,很旧。原以为是什么特色街道,却只是卖杂货。

下车的时候,S和一位年轻的红衣僧人互相谦让,谁都想让对方先下。语言不通,后来还是S拍拍僧人的后背请他先下,我们才不再堵在车厢里。和我们的城市是这样不同。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十字路口有卖各种炒货的摊贩。S看到了干炒蚕豆,是他小时候吃过长大后却不曾得见的记忆美食。买了些,一直到家也没吃完。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没什么可逛的,于是在对街找了家清真饭馆吃饭。我要了加肉的牛肉拉面,S要了过油肉拌面,味道还好,便宜且分量足。想想来了几天还没尝过手抓羊肉,又要了一份。有调好的蘸料,可还是吃不惯,总感觉不够熟。

 

刚开始吃面的时候,突然有乞丐进来。是年纪并不老的藏族男子,裹着藏袍伸出黑黑的手。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将身子朝墙边躲闪。店主是位回族青年,威吓和推搡之下才将乞丐弄出店门。乞丐回身的一刹那,我看到他后腰挂了把藏刀,心下一惊。

才缓过劲儿没多久,忽然有人从左肩后拍拍我,而后一只黑黑的手伸过来。我吓得想叫没叫出声。当然,是又一位乞丐。也是藏族男子,高高大大的身形。我们摆摆手意思没有。不是舍不得零钱,是怕拿出钱包不安全。店主又赶过来,要他出去。这次恐吓不怎么有用,乞丐转头进了我们对面的包间,店主紧跟着挑开布帘进去。我听到乞丐含糊不清的汉语说“你又不是公安局的,我凭什么出去”,店主大着嗓门说“这是我的地方”,接着是推搡之后桌椅移动的声音,总算连推带拉将乞丐弄了出去。我们看得目瞪口呆,第一次见这么牛的乞丐。

 

吃完饭赶紧回汽车北站,买了票去兰州。

从合作到临夏,草原一点点消失,我知道,终于是同甘南告别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