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漾

本博客主要用于发表个人原创作品和记载个人生活,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

 
 
 

日志

 
 

甘南梦—10.第三日 箭台  

2012-03-03 09:26:55|  分类: 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第三日  箭台

继续往上,忽地就只剩下我和S两个人。门票的小地图显示天葬台就在上面。决定去远观一下,毕竟是唯一开放的天葬台。

又向上爬了一段路,S头痛得厉害,来之前的感冒引起高原反应。心跳得很快,高原上拔高的确不同想象。打算放弃继续登高。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转弯的路口停下来。面前是山间的一大片开阔地。毡房如同白色的花朵绽放,开向绿草的远处,直到山的那一边。山路蜿蜒,僧人们三三两两行于其间。一切祥和平静。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音乐声从毡房中传来,欢快的乐曲和依稀可辨的几十名孩童。用相机的长焦远窥,是几名僧人带着孩子们游戏。有横幅拉在两座毡房之间,背向我们看不清写了什么。正值暑假,真好奇他们聚集在一起玩什么游戏。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身后不知是谁的白马在草地上悠闲吃草。旁边是寺院的一些转经房,有几位藏族老人带了小孩转经。其中一个小女孩忽然跑过来,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对我们说,你们去天葬台?我说不去了。她却仍自顾地指点着说,天葬台从这边走,从这里上去就到了。末了,她望着我们说,有零钱吗?这才恍悟,原来她是指路要钱。接着她说,五毛钱就行。趁S掏钱包,我问她上几年级了,她答一年级。我又说这么小就知道要钱,她低着头接了一块钱跑开。转经房那边,像是她奶奶的妇人接过钱。和S看着这一幕,无语。

其实这一路见到不少藏民乞讨,穿戴有些污浊。在夏河,曾见到店主给乞讨者一角钱他便点头离去。如同这个小女孩,不会追着你继续讨要。可这样的现象反映了什么,单纯的贫穷还是旅游经济的影响?而我们,是该施舍还是拒绝?意即滋长或者绝决。

这些城镇以外的藏区,孩子的穿着并不好,小脸儿也不够干净。但是眼睛明亮,还有着未被污染的透彻。

折返的时候,小女孩和她的奶奶同我们挥手道别。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朝山下走了一小段,遇到一位年长的红衣僧人。问完路,一家三口从我们之前的来路过来。在他们的鼓动下,我们又转回头决定去山上看看。

只能走得很慢,很快就和他们拉开了大段距离。

山坡上出现大片红白色相间的野花,远远地,可以看到箭台。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继续往上爬了将近二十分钟到达山脊。起伏的山脉和草原展现在眼前。一层又一层的绿色起伏,延伸至远方,仿佛没有尽头。

云朵重重,在山的脉络之上,如同梦境深处。清晰入眼,却无法伸手触摸。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有铁丝网在山脊拦着。原本挂着的经幡被风吹得零散,却依旧呼呼响着,吟诵不已。

这是草原最好的季节,各色野花无所顾忌地开放。这是一生最美丽的容颜,为阳光,天空,云朵,和偶然的我们。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山顶有高高的箭台。日光西斜,东边天光虽明,然而月薄天蓝,箭台兀自耸立,清雅静默,卓尔不凡。

眼看近在咫尺,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内心渴望登高远眺,即使景色并未真正有多大的不同。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们稍歇一下又朝箭台爬去。太阳炽烈,空气略薄,整个人有种要被榨干的感觉。好不容易登顶,想在箭台的阴影里躲避一下,却发现蚊子如同轰炸一般袭来。只得草草而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猛然抬眼,发现天边的云朵如同奔马。是风马片中所绘的那匹宝马么?前蹄腾空,后蹄飞起,昂首凌空,不可一世。

这便是壮阔。大自然的神奇与强大令人震撼折服。

所谓“圣山祥云,证悟佛法。”当是如此的奇幻之境罢。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下山的路上没有听到音乐声,于是再次远窥,原来僧人们正召集孩子们吃饭。炊烟从草地上架起的大锅中袅袅而升。

其实哪里的童年都有欢乐。也许因为贫穷吃穿俱简,但内心的丰富并不会减少。在蓝天白云下的辽阔草原,心灵更为洁净纯粹。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山顶可以看到另一处平坦顶端所搭的台子,四周挂满了经幡。想来这便是天葬台。在它的上面,似乎另有一座露出些线条。

没有再过去,也并不好奇。

 

和那一家三口一起下山,是年轻的父母带了七八岁的女孩。攀谈之下原来都是西安人。他们从九寨沟玩过来,自驾。得知九寨沟有一段路塌方,目前不好通过,便也放弃了继续南下去九寨沟的计划。

给我们讲了他的朋友曾在这里拍摄天葬的过程,听得毛骨悚然。有鹰或是秃鹫掠过,心里顿觉惶惴。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下山后又在镇上闲走,吃过晚饭天还大亮着。S回房间小憩,我则在一旁翻书,看有没有错过什么景致。窗外河水依旧汩汩流着,大雨一样的声音。

忽然再抬头,已是黄昏了。西斜的金光洒在窗户上,映得玻璃像镀了薄金。山坡上的草和房舍也不例外。赶忙摇醒S,抓了相机出门,想要逮些金色的景致。

小桥边空落落的。站在桥头,东边的红山映得格外红,倒真是合了它的名字。白天初见还觉得有些牵强,这会子尽释前嫌。

白龙江的水由村庄里流出来,像滔滔流淌的金色小河,发着光,映红我们的脸庞。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可是并没能看到夕阳。于是朝格尔底寺走去,那里有一座小小的晒佛台。

走到售票口,又有僧人叫我们买票。看他的样子像是下午告诉我们插箭节的那位,于是和他解释说我们之前买票来过,现在只想寻个高处拍落日。下午所买的票也未带,和他这样说了几句竟也通过了,真真纯朴。

走了好长一段也没看到哪里可以登高。夕阳逐渐收敛了最后的光芒,天色转暗,只得悻悻而归。

 

 

郎木寺镇的另一个特色是银器店。有好些家,除了常见的银饰,还有银盘、银碗、银筷、银匙、银梳等等,不一而足。银器按克卖,有精巧的小秤,称好算价钱。银碗当真漂亮,簇新的银色,熠熠生辉,纹饰精致。是藏民家里供奉所用,盛酥油。

 

再次回房间没多久,邀约第二天同行的那几位发来短信,我们又赶去旅朋客栈。

旅朋的一楼是餐厅兼酒吧。一只小猫懒洋洋卧在门廊上。后来才知道,是如同双胞胎的两只。人还没到齐,同主人家六、七岁的小男孩围坐闲扯。清冷寂寥的小镇之夜,这样的灯光和氛围极为温暖。

大家坐定。原来下午他们已同神仙居的老板谈好,明晨一早一起上红山看插箭节,并联系了午后去唐克的包车。

这可真好。谈到明晚之后的去向,上海的一对要返回郎木寺,参加后天神仙居组织的迭部铁岭梅花鹿自然保护区徒步。南京的一对继续南下马尔康、红原。而我和S要返回兰州,同兰州的女孩一路。

约好明日六点在神仙居门口集合,去看插箭节。赶紧回萨娜睡觉,不然哪有体力应对明日的高原爬山。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