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漾

本博客主要用于发表个人原创作品和记载个人生活,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

 
 
 

日志

 
 

甘南梦—6.第三日 郎木寺镇  

2012-01-06 21:19:31|  分类: 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第三日  郎木寺镇

看到红山的时候,郎木寺也就不远了。

一路都很精神,窗外的景色几乎都是一去不复返的,舍不得落下一个片段。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红山的红主要是褐色山体上突出的石崖,整座山的山腰以上峭壁林立,连成一片。暗红的色调十分突兀,尤其是山石嶙峋多样,完全不是草原上山体浑圆的派别。如此一来,倒真是郎木寺镇的标志。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汽车站靠近镇东。下了车,和司机师傅挥手道别,背起大包快步向前。

其时并不能辨清方向。在网上查到的旅朋旅社和萨娜宾馆根本就搞不清在哪里,只是凭感觉一直向前走,东看西看地和之前功课中的所知对照。

先是丽莎餐厅,然后是旅朋,继续向前,小镇快走到尽头的时候,终于看到萨娜宾馆的大牌子。网友推荐这里是最干净的宿地。

四层小楼。一楼用来卖服装、鞋子等。径直上二楼,老板正在楼道拖地。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瘦,且精干。带我们去三楼,订下最后一间80元的房间,随后而来的旅客只能悻悻离去。

 

萨娜宾馆果然如描述般干净整洁。床单、被罩、枕套都是白色的,有着晾晒后的味道。地上也是一尘不染。房间里有一组大衣柜,里面都是主人的衣服,并不上锁。门后挂了面大镜子,开关门的时候晃来晃去,吓得我们赶紧将其移至安全处放好。墙上有女主人的艺术照,应是萨娜本人,很漂亮。靠窗那张床的正上方挂了串贝壳风铃,S个子高些,总是不小心碰到,叮叮当当地让我一直担心会碎掉几枚。在远离大海的内陆草原,贝壳风铃当是弥足珍贵。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窗外流水声很大。推窗俯身,是一条不太宽的小河,水流很急。后来才知道这就是白龙江源头之水。有人在河岸洗衣服。很亲切的感觉。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抬眼便可见到寺庙的一角。白墙金顶,长长的转经廊。湛蓝的天空,风把云扯出丝丝缕缕地无限风情。

立即爱上这清静美丽的高原小镇。

 

主人家一儿一女。小女儿不过四、五岁的样子,坐在楼梯上耍赖皮哭。男主人一直忙着打扫,顾不上理她。我们出门的时候递给她糖果,和妈妈一样美丽的大眼睛对着我们笑。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正午,镇上阳光炽烈。踱到著名的丽莎餐厅。

丽莎餐厅是沿街的一处普通房子。除了挂着供应西餐的牌子和一些英文招牌,并没有什么醒目之处。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内饰也很简单。不加修饰的木桌椅,靠墙是一圈黑色的旧沙发和两三张茶几。店堂中间有大大的炉子。沙发尽头是吧台,吧台后面就是厨房。没有任何惊奇之处,倘若放在城市,简直可以称之为简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然而房间四周的墙壁揭示了这里的与众不同。

各式的留言纸条贴满了四壁,承载了每一位到达这草原腹地偏远小镇的情感。各式的旗子,各色的帽子、T恤,甚至一把伞。一张张小纸条,一段段炽热的心语,照片上年轻的笑脸。他们留下自己的物什和气味,仿佛留下自己曾经叛逆无羁的心。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沙发后面的一整块墙壁贴满了各国的钱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形形色色,新鲜好奇,着实令人惊叹。有的钱币上载满勋章的亚洲将军,有的是韩国或朝鲜的皇帝,有的像罗马大主教。或是古代的国王、公爵。大开眼界。

 

在靠门的桌子坐下,还未点餐,里面一桌人中的年轻女子过来问我们的行程安排。原来是想一起拼车。大喜,正愁明日的九曲黄河之行在哪里拼车。刚好凑够七个人,可以包一辆小面包。

目的地并不相同。南京的一对要走若尔盖、红原、马尔康,上海的一对要走九寨沟赴重庆,单身的女孩回兰州的家。而我们还在犹豫,不知是掉头从兰州回家,还是继续深入去趟九寨沟。

不管怎样,这两天大家倒是可以凑在一起。约好饭后同游郎木寺,明天去唐克九曲黄河。这么快就解决了明天的行程安排,心内畅快许多。

 

点了丽莎餐厅顶顶有名的苹果派,又要了蛋炒饭、酸奶。看到里桌那几位要的牦牛肉汉堡不错,也加了一份。苹果派名不虚传,蛋炒饭的鸡蛋味特别香浓,定不是养鸡场的鸡蛋。酸奶稠稠的,牦牛肉汉堡巨硕。其实就是大饼里夹满牦牛肉,厚厚的,实惠。我只把上层的薄饼拿下来卷肉吃就足够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吃完饭出来就碰到一群羊过马路。又稀罕又兴奋,急匆匆跑到跟前掏出相机拍下来。它们既不识我也不恼我,自顾自地在大太阳下招摇而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行七人浩浩荡荡朝郎木寺走去,忽然马蹄声声,一位年轻的僧人和藏族小伙骑马从镇子尽头奔来。红衣红马,藏袍白马,在远山的衬托下足以令人恍惚。他们停下来和路边的店家对话,陌生的语言,却最是契合当下的场景。我们都停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后来才知道,郎木寺镇上骑马的人还真不算少。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