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漾

本博客主要用于发表个人原创作品和记载个人生活,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

 
 
 

日志

 
 

怀念九首歌之五《思念谁》  

2011-03-01 20:29:2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九首歌之五《思念谁》

——思念和怀恋

 

巫启贤是当之无愧的实力派歌者。不只《思念谁》,还有《太傻》、《等你等到我心痛》、《路弯弯》……这许多传唱度很高的歌曲,在他质朴而摒弃华丽后真诚动人的嗓音中愈飘愈远,直到落入每一颗静听的心中。

喜欢《思念谁》,不单是因为优美的旋律和淡淡然的吟唱,也不是歌里蕴含的悲苦契合了心中的伤口,大提琴的悠扬将思念和怀恋缓缓拉长,翻开一个又一个往昔的故事,和熟悉的身影。

 

高考之前的那一年,我们是紧绷在弓弦上的箭,只等七月流火的一瞬,不得不发。张力之下的疲惫不堪,淹没在无数的模拟题海中。

我常常在课间静默,发呆,偶尔会在走廊猫一样地眯了眼睛晒太阳。趴在课桌上深埋了头的时候,N会从后面拍拍我,“嗨,baby,要不要听歌?”于是我会揉揉硌得发红的额头,转过身去。N坐在我的斜后方,轻轻地唱那首我们都很喜欢的《思念谁》。总是真挚满满的大男孩笑容。

从一开始的抗议到逐渐成为习惯,N这“嗨,baby”的打招呼方式延续了好些年。我一度以为自己真的是N家里的小妹妹,可以安然享受N那哥哥般的宠爱。大学的时候,我在话筒里听到N抱着吉他的弹唱。那是礼物,是为我驱散阴霾与混沌的璞玉,纯净天然。

有的时候和N讨论读过的书,N会忽然说他知道我一定掩藏了什么,推搡不过的时候我只能傻笑不语。仍是自卑,我不敢拿出梦想示人。毕业之前,我终于对N说出我写了些诗,却将准备拿给他看的两首诗紧紧掖在书包里,到底也不敢递予他。

其实N并不惊讶。多年后,他只说遗憾。

 

那一年冬天大雪,路上的冰结了十天。我不敢骑单车。放学的时候,N常和LH一起骑车载我到公园那一边的公交车站,省了转车的漫长等待和一个人走昏暗偏僻小巷的害怕惶恐。

L是清瘦颀长、时常露出羞赧笑容的男孩。也是因为座位很近,我们渐渐无话不谈。支撑无话不谈的自是信任。可我不知道,这信任是如此巨大。

是大一那一年的初夏,我已离家求学,L在家乡念书。微有些汗意的傍晚,我接到L的电话。什么也没有说,没有悲叹没有眼泪,只是痛彻人心的苦笑,和沉重无法释怀的叹息。

一整夜无法安睡,虽然L说他很好。无法想象那个一贯给我乐观的男孩会忽然变得如此忧郁。第二天迫不及待地打过去,L终于说出了原因。我们都沉默了。

L的母亲一周前突然离世。握着话筒的手不住地颤抖,好久声音都无法平静。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看不到他的悲泣,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还是哀悼。都太多了,我唯有静静静静地听。

那一天我在操场坐了一整个下午。隔了绵亘不绝的山脉,我不能坐在他的旁边,一起哭或者一起沉默。我是这样的无力,只有一颗真挚关切的心。

L的联系保持了很久。我知道他什么时候通过哪一门考试,什么时候开始恋爱,什么时候第一天上班……他的微笑从未湮没,除了那一刹那的失掉颜色。

 

下大雪的那一次,坐在H的单车后衣架上。他因和NL讨论数学题的兴奋,双手撒把去拍车头,不顾冰雪覆路的湿滑,连车带我一起摔在马路上。没有安慰,他爬起来的第一件事竟是嘲笑我摔痛的表情。

这正是H的一贯作为。他坐在我的正后方,会在老师上课提问的时候故意从背后捅我,或者揪我的头发,在我忍耐不下去回头呵斥的时候却被老师注意到然后叫我回答问题,他则在后面嘿嘿得意地笑到我的椅子也跟着颤。

我常常是他恶作剧的受害者,却又无可奈何。H个子很高,又常常故作一脸严肃,班里的女生都有些怕他。只我深知他嘻嘻哈哈的本性,于是在课间递给他水杯要他帮我打水,值日的时候扔给他板擦要他发挥“特长”,在大家惊愕的神情里暗暗得到偷笑的满足。

H和我之间并不总是捉弄与被捉弄的关系。中午不回家的时候,H也会早来给我讲讲物理(他的物理模拟成绩常常接近满分),而我帮他辅导语文。没时间说话的时候,我把弄不懂的题目写在纸条上递给他,拿回来的总是一大张耐心写满了解题思路的解答。考试成绩不好避开大家一个人回家的路上,H骑了吱吱呀呀的破单车追来,安慰和鼓励让我把眼泪咽了回去。

大学的时候我们写信。H曾说我像是魔术师,每一次都会变出让他惊讶的奇妙思想。而我觉得H是那棵始终庇护我的大树,我将忧伤和不快吐露在深深的树洞里,他则用树叶和风制造了幽默剂和安慰剂,给我许多的快乐和抚平的荫凉。

 

大一那年寒假我们约在L家聚会。那个时候的我们还什么都不曾改变,除了天南地北的距离。

我以为这就是永远了,却不知成长的副作用就是渐失的友情。大学毕业之后,我逐渐失掉NH的讯息,只和L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互致短信问候。

时间让过往慢慢起了雾,思念的滋味“就像喝一杯冰冷的水”。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启程。或者你们来,我的朋友们,帮我散尽这些雾,让思念和怀恋停止凋谢。

当这首《思念谁》再次响起的时候,你们听,我的热泪,一颗一颗,流向你们记忆的海。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