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漾

本博客主要用于发表个人原创作品和记载个人生活,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

 
 
 

日志

 
 

清冷与清静——雪后孔庙、国子监  

2011-02-06 00:57:47|  分类: 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清冷与清静

                             ——雪后孔庙、国子监


我原来并不知道孔庙和国子监,也从未关注过这样的地方。直到《明朝那些事儿》流行。那一年出差也较多,火车上用手机一本本读,于是逐渐对这些地方产生了兴趣。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从雍和宫出来,对面的成贤街清静美好。棵棵槐树枝杈交融,布满蔚蓝的天空。不由地就心生行走的愿望,一段路,一条街,一个雪后清冷的早晨。

 

 

孔庙

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合于“左庙右学”的古制,分别作为皇帝祭祀孔子的场所和中央最高学府。孔庙不必说了,自然是祭祀孔子的场所。建于1302年(元大德六年),元、明、清三朝都在此祭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有着三进院落的北京孔庙,大成门就矗立在中轴线上。

孔子为我国儒家学派的创始人。从小学的课本开始,甚至于现在的生活语言当中,我们一直接触孔子。“子曰”如此耳熟能详,如“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胜枚举。而自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尊儒代表着正统思想,影响至今。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过大成门便是祭祀主殿——大成殿。远望自有一番雄伟气概。几乎看不到游人,一个人听着心跳与脚步声的节拍。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通往大成殿的甬路两侧有11座明清两代的记功碑亭,是清朝帝王的记事碑。

我在碑亭间闲走,不时在整片被遗落的雪地里留下自己长长的一串足印。我以为历史就是这样了,短暂的凝固之后,终会化去,不着痕迹。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落雪满阶。空落落的孔庙静无游人,仿佛霎时换了个天地,不再是繁华喧闹的北京城。

时间与空间转变,我愿回到历史中的某一时刻。某一个冬日,雪后的阳光里,听传统的文言。那些词汇流淌了千年,如今许多都不知所终。取而代之的是时下全民流行的所谓网络造词。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孔庙里的古树形态各异,恍若漫长历史变迁的印记。斑驳的,枯萎的,枝干却遒劲有力。生于名门,大家风范犹存。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进士碑林。198座元、明、清三代进士题名碑。碑上刻有进士姓名、次第与籍贯。明清两代科举考试中的进士及第者计51624人。据说于谦、张居正、袁崇焕、林则徐、沈钧儒等一干名人的名字都可在这进士碑中寻到。

几十年的寒窗换来的“名存千古”,却终是隐没在五万分之一中。

 

 

国子监

国子监始设于,建于1306年(元大德十年),是元、明、清三代管理教育的最高行政机关和最高学府。

《明朝那些事儿》里好几次提到国子监。印象最深刻的是关于魏忠贤那段。讲了“国子监监生陆万龄,他公然提出,要在国子监里给魏忠贤修祠堂”。“他还说,当年孔子写了《春秋》,现在魏公公写了《三朝要典》,孔子是圣贤,所以魏公公也应该是圣贤。”恬不知耻。

无怪乎当年明月说“无耻的人读过书后,往往会变得更加无耻”。

幸好这祠堂没修成,不然国子监的历史就毁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过了太学门,是国子监的琉璃坊牌坊。“圜桥教泽”四个字为乾隆皇帝御题。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穿过琉璃坊牌坊,国子监辟雍肃穆华美。其建于清乾隆四十九年,是国子监的中心建筑。乾隆皇帝之后,每逢新帝即位,都要来此做一次讲学,以示对高等教育的重视。

时至今日,这里倒冷清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国子监和孔庙一样的庄重静美。琉璃黄瓦,红柱,古树和冻结的池水。

雪也不肯化去,想要沾染些历史和文化的气息。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彝伦堂,早年曾是皇帝讲学之处,兴建辟雍之后,则改为监内的藏书处。

如今则是现代版的求取功名之地。祈福牌挂满桥廊栏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也流连其中。以为能够减轻浮躁,熏陶些文化意识和气质胸怀。却只是冷。冻得手脚冰凉。

孔庙和国子监并不像读介绍时所产生的那般气势宏伟的印象,却因为清冷和清静打动了我。

我以为生命便是这清冷下的美好,只有冷,才更多地感到心之热。历史的厚重在萧肃下多了严肃,怀古思今,需要冷与冻,需要体会一腔热血的沸腾。

而清静,是生命之思索的发源地。当车水马龙的呼啸声不再,人们肆无忌惮的谈笑声不再,浮光掠影霓虹闪烁不再,充斥眼耳的钱与欲便可消淡许多,便可倾听心底真实的需求。

 

原来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东西南北的大街还是那些大街,去年前年昨日今日走过的路依然不变。历史改变不了什么。不管衣装有多么新潮,科技有多么进步,也无论是否又开始流行古代的靴子和盘扣的衣襟。时尚交替轮换,五谷却还是五谷,土地还是脚下的土地,欲望仍是那个欲望。

孔子说“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倘若能将自己在历史长河的一隅安放,能够恬淡宁静一生,虽不够无惑、无忧、无惧,倒也坦荡知足。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