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漾

本博客主要用于发表个人原创作品和记载个人生活,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

 
 
 

日志

 
 

[新疆散记]11.童话王国——白哈巴  

2007-09-01 14:18:06|  分类: 旅行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童话王国——白哈巴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愿成为一个巨人,那样,我就可以把头枕在积雪旁一处高山牧场上的羊群中间,我的脚趾则伸进山下深深的湖中去戏水。我就可以这样躺着,永远不站起来,在我的手指间长出灌木丛,在我的头发里开出杜鹃花,我的双膝变成前山,我的躯体上将建起葡萄山、房屋和小教堂。我就这样躺上千万年,对着天空眨眨眼睛,对着湖水眨眨眼睛。我一打喷嚏,便是一阵雷雨。我呵上一口气,积雪溶化,瀑布舞蹈。我死了,整个世界也死了。随后我在宇宙中飘洋过海,去取一个新的太阳。” 

                                    ——赫尔曼.黑塞《流浪》

 

 

喀纳斯的早晨,冷,但是干净。

再一次搭乘旅游区间车,再一次沿喀纳斯河而上。昨天的记忆还在,今天,又是新的憧憬。

导游只带了我们八、九个愿意去白哈巴的游客,在湖边换乘一辆中巴,向我们梦中的白哈巴进发。

 

山路蜿蜒,高山静美。路边绽放的野花不只吸引了蹁跹的蝴蝶,还有我们不肯停歇的眼睛。

和一休凑在一起,指点美景,快乐而安心。两个女孩子放任不羁的笑声,连司机也被感染,不时为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草原、牛羊和毡房,添加上他多年来的经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因为要进入中哈边境,导游在东西列克管护站为我们办理了临时通行证。管护站的一名工作人员也上车同行,一直要“陪同”我们游览完全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尽管“童话王国”是对秋天的图瓦村落贴切的形容,但我们依然在这清爽的夏季嗅出许多“童话”的影子。

  还未到村口,马车已经在半路等我们了。和沈、一休、导游四人乘上用彩色绣花图案的布垫装饰一新的马车,心里美滋滋的。这可是我和沈第一次乘坐马车啊!

图瓦少年身着民族服装,扬着马鞭,驾轻就熟地载着我们进村。一路上,少年并不说话,直到导游要他追赶前面的团友时,才发现原来语言不通。

通往村里的路是铺了许多石子的小路。据说以前没有路,要来这里只有越野车才行。马车摇晃得很厉害,一向并不晕车的我竟有些头晕了,而村庄里特有的清新气味缓解了我的不适。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哒哒”的马蹄声踏醒“童话王国”的早晨,炊烟袅袅,和着图瓦人特有的奶酒香,原始而真实。  

图瓦人历史悠久,属于我国北方最古老的游牧民族之一。古代文献中早有记录。隋唐称“都播”,元称“图巴”、“秃巴思”、“乌梁海种人” 等。查过资料,有学者认为,图瓦人是由成吉思汗西征时遗留的部分老弱病残士兵逐渐繁衍至今。而另有村中年长者说,他们的祖先是500年前从西伯利亚迁移而来,与现在俄罗斯的图瓦共和国图瓦人属同一民族。更有据独联体的遗传基因分析,图瓦人与美洲的印第安人有渊源。图瓦人的身世之谜,扑朔迷离。

图瓦人住俄式圆木屋,习蒙古族文字,讲突厥族语言,交际对象是哈萨克人,信仰藏传佛教而又多了“萨满”遗风……这一切,无一不增添了我们的好奇心,并且成为我们来之前讨论最多的话题。

 

图瓦人的房屋皆为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原木砌筑,上尖下方的俄式木屋,古朴温馨。每家房前都会排有形态各异而又整齐有序的栅栏,据说没有栅栏就不能修房子。

 图瓦人热情好客,丝毫不介意我们探究的眼睛。自制的奶酪五毛钱一大块,不要钱也可以尝尝。相比贾登峪十五块钱一盘的土豆丝,真该在这里享受一顿丰盛的午餐。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马车一直将我们送出村子。回望图瓦人小小的村落,青山绿草,白云炊烟,木屋相映,人与自然环境竟是如此和谐。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路过边防连驻地,有专人上车来逐一察看了我们的证件,之后才能前往中哈边境。路不再好走,大起大落的坡度让我们抓紧了扶手,心也提到嗓子眼。可是美景当前,没有人会选择退缩。

 

白哈巴有着无可比拟的景致。

这里是无人居住的中哈交界。五号界碑悄然矗立,铁丝网的界线随白哈巴河水延伸。延伸,和着丰沛的水草、树木、幽静的山林,像浸渍过的水墨画,溶合了静美、飘逸的传统美学,全然没有想象中的肃穆与庄严。

导游给我们指点对面山古哈萨克斯坦的界碑,和山顶隐约可见的瞭望哨。美丽景色的映衬下,忽略了任何军事色彩。倒是从铁热克提乡边防检查站上来陪同的工作人员一再地催促和警告,不断把我们从陶醉的晕眩中惊醒,硬生生扯回现实。

回望,是群山、草原怀抱下的图瓦村。

已是中午,各家的炊烟汇织在一起,像一朵云,那朵“美了整个上午的云”。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那仁草原是哈萨克人美丽的夏牧场。

 说好只停一会儿车,大家却都四散的愈走愈远,任凭导游在后面“嘶喊”。

 因为美。油画一样出现在我们面前,一片片的松林,成群的牛羊,悠闲地吃着草。天空中成团的牛羊,棉花一般飘荡。此时此景,天上地下,相映成趣。然后是和缓的山坡,层层叠叠,脉络晰清。

不停地摁动快门,想要记取动人的一幕。于是不断深入,向草原腹地,向低着头专注的牛羊群。可爱的小家伙们却始终和我们保持着远远的距离,我们进,它们退。直到它们“被迫”移出那片松林,我们才懊丧地转回头,向下一站进发。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片白桦林(中华林)是世界上最大的原始白桦林,绵延两百多公里,也是我们十分向往的地方。

 据说秋天是她最美的时刻,碧空如洗,层林尽染,落叶深厚,一片金黄色更加迷人。

 没能等到秋天,是遗憾。可遗憾归遗憾,白桦林的夏天,也美得无法收拾。

 

 到处都是绿色,从茵茵的草地,从洁白斑驳的树干,向上,一直向上。插入云霄的绿,缤纷的绿,耀眼的绿,浓郁的绿,一想起,就在心底隐隐作痛的绿。闪动,像眼中因渴望而激动的泪光。七月的阳光从缝隙中透射出来,绿水晶一样灿烂,没有丝毫的掩饰。

 微风拂过,白桦树颀长轩昂的身姿,完美流畅。年轻的树叶婆娑作响,好似一场夏日私语,或是午后惬意的浅吟低唱。

 

 我们常说人类是太阳之子,却想尽一切办法逃避阳光的直射。而白桦树确是如此向往太阳,无论时光流淌,岁月变迁,阳光下,她们比任何生物都更陶醉欢畅。

 在高大的白桦树下,我们是这样渺小。仰视她们的傲然独立、高贵凛然,内心反而坦然起来。有一些东西永远无法超越,真正学会欣赏的时候,觉醒,也是值得欣慰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